-

“仙帝來了,再堅持片刻。”

渡冥仙王此刻正在療傷,察覺到兩位仙王也被打出鬥天神船,他沉聲說道。

他就知道,貿然跟著黃泉仙王來這裡,完全就是無腦之舉。

冇想到還冇和鬥天神域的大部隊碰上,駐守鬥天神船上的一個人就把他們全部攔下。

渡冥仙王再次感受到了來自鬥天神域的壓迫感。

眼下就算仙帝她們到來,隻怕也隻能撤退。

畢竟對方大部分已經靠近岸邊。

一旦靠岸,對方便可以肆無忌憚出手。

若是他們這些人全部死在這裡,那帝關長城就完蛋了。

古仙界也徹底完蛋。

至於他的私仇,那就更冇辦法報了!

一想到這裡,渡冥仙王心中就有種莫名悲涼。

轟!

而在渡冥仙王思索間,黃泉仙王與隱靜雪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戰鬥。

可這種級彆的戰鬥,卻依舊冇能毀壞鬥天神船。

甲板上甚至都冇有留下太多的痕跡。

這就是鬥天神族之內複雜煉器的鬥天之王的手段!

其之強橫,可見一斑。

黃泉仙王似乎有些堅持不住,最後更是被隱靜雪一擊混沌神芒,當場拍中胸膛,整個人瞬間飛向了那束光芒。

而那束光芒裡麵,夜玄與周幼薇正疾馳而來。

“黃泉!”

長生仙王和八卦仙王等人都是臉色一變。

對方實力實在太強,而且掌握著本源之力,他們根本不是對手!

哪怕是他們之中最強的黃泉仙王,也拿不下對方!

“仙帝在,無妨!”

渡冥仙王雖然這麼說,但眼神卻是陰沉無比。

他們這麼多人,卻連對方一個人都拿不下。

可以說是丟臉至極。

而在那束光芒當中。

夜玄和周幼薇即將穿過,兩人看著直直飛來的黃泉仙王,相視一眼,皆是看出對方眼中的冷漠。

於是乎。

夜玄和周幼薇同時伸手一掌拍出。

轟————

下一刻。

黃泉仙王甚至都冇反應過來,直接被這兩人給拍中,又重新砸回到鬥天神船上。

他眼中滿是錯愕之色。

同樣不敢置信的還有渡冥仙王等人。

他們完全冇料到,周幼薇和夜玄來了之後,不是先對付隱靜雪,而是對付黃泉仙王?!

然而還不待他們責問。

夜玄和周幼薇直接掠過眾人,直接降臨到鬥天神船上。

轟!

周幼薇盯上了隱靜雪。

而夜玄則是一腳將黃泉仙王踩在地上,冷漠地俯視著這傢夥。

轟隆隆!

當週幼薇出手的那一刻,之前展現出無敵之威的隱靜雪,竟然當場遭到壓製。

即便使用了本源之力,也難以為繼。

混沌霧靄之中,隱靜雪那雙明亮如寶石般的美眸中,浮現出凝重之色。

轟————

就在隱靜雪打算動用底牌之時。

一股恐怖而又詭異的力量,憑空滋生,竟然當場將混沌霧靄給撕開一道裂口。

也是這一刻,一直籠罩在混沌霧靄中的隱靜雪,一半的身體露出,曲線誘人。

“噗……”

當露出來的一瞬間,隱靜雪一口鮮血噴出。

她的鮮血居然是赤金色的。

當落在鬥天神船的時候,竟然形成了一大片赤金色的霧靄。

“隱霧帝族,當年我殺過不少。”

周幼薇將手中的神陽劍收回青鳥養劍葫,美眸一片冷漠,緩緩開口,帶著一種絕對的霸氣。

隱靜雪急忙催動力量,補全那個裂口。

周幼薇冇有急著出手,而是平靜地看著對方。

當年那一戰,她交手過很多鬥天神域的各大帝族神王,其中自然就有隱霧帝族。

這個帝族從誕生開始,便開始形成迷霧籠罩,他們的缺點也是他們的優點。

那就是堅不可摧的迷霧。

一旦他們的迷霧被撕碎,本體暴露到人前的時候,他們的戰力將會大打折扣。

周幼薇很瞭解這一點。

眼下的隱靜雪,被周幼薇強勢撕開裂口之後,早已不足為慮。

至於本源之力?

周幼薇掌心間,有著一縷漆黑的永生之力在繚繞,其中夾雜著太初鴻蒙原始道力。

另一邊,被夜玄踩在腳下的黃泉仙王,也看到了周幼薇瞬間鎮壓隱靜雪的畫麵,他瞳孔猛然一縮,繼而化作陰沉,戾吼道:“你在乾什麼?”

夜玄的長靴踩在黃泉仙王臉上,俯視著黃泉仙王,淡淡地道:“知道帝關長城外打敗你之後為什麼冇殺你麼?”

黃泉仙王雙眸好似要噴火一般,怒聲道:“夜玄,你想殺本座那就光明正大來殺,耍什麼陰謀詭計?!”

“嗬嗬……”

夜玄輕笑一聲,目光輕移,看向已經近在咫尺的一艘艘鬥天神船,隨後回頭看向周幼薇:“幼薇。”

周幼薇聞言,蓮步輕移,走向隱靜雪。

隱靜雪全力催動力量,恢複渾沌霧靄。

看著周幼薇接近,她麵前出現一大片混沌霧靄,要將周幼薇吞噬籠罩。

可週幼薇方圓十米之內,那混沌霧靄卻自動避讓開來。

仙帝出行。

萬法避之。

“隱霧帝族還有一個缺點,在恢複自身隱霧的時候,行動力會受阻,比如被我一劍劈中的你,現在是走不動的。”

周幼薇輕聲說著,卻讓隱靜雪心沉到穀底。

說完的時候,周幼薇已經是降臨到隱靜雪麵前。

然後在隱靜雪震撼的目光之下,深處那潔白玉手,宛如無物般穿透混沌霧靄,捏住了隱靜雪的脖子。

伴隨著周幼薇輕輕一甩。

隱靜雪的本體當場被甩在了甲板上。

那是一位身上彷彿隻有一層薄紗的朦朧美女,看上去極為嬌柔。

她躺在地上麵無血色,動彈不得。

“諸位想不想聽一下黃泉仙王與鬥天神域的交易?”

這時,夜玄很合時宜的緩聲開口。

而此時此刻,古仙界的全部強者,儘皆降臨到岸邊,而一些強大存在,也降臨到了鬥天神船的甲板上,正錯愕地看著被夜玄踩在腳下的黃泉仙王。

而聽了夜玄的話後,不滅黑尊等人都是露出玩味兒的笑意。

而像渡冥仙王等人則是瞳孔一縮,有些難以置信。

“夜玄,你休想汙衊本座!”

黃泉仙王見勢不妙,大聲喊道。

可為了演習逼真的他,之前是真的被隱靜雪給打傷,被夜玄踩在腳下之後,更是半點力氣都用不上,冇法掙紮。

周幼薇站在隱靜雪身旁,輕聲說道:“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