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其實一直都很自卑。

大概是從小時候開始,不被父母喜歡,什麼都要讓給弟弟,過度的自卑讓她特彆自尊,也一直覺得靠自己走到今天是一件很自豪的事。

但是到了高陽和他父母麵前,自己引以為豪的一切,都成了汙點。

當高陽用那種毫不在乎的語氣說讓她轉行的時候,安然覺得他好像從來冇有認真的對待過自己。

他們之間或許真的不會有結果。

蘇半夏忍不住詢問了來龍去脈,聽清楚之後眨眨眼睛:“什麼分手了,不是你單方麵提出來的嗎?”

“那他摔門走了啊。”安然委屈的眼淚汪汪。

那不就說明他同意了嗎?

蘇半夏失笑:“我的姑奶奶,你到底談過戀愛冇有,你在氣頭上,都那麼說人家了,他肯定會氣的走掉啊,難道你說分手,要他跪下來苦苦哀求你嗎?”

安然不說話,抿緊了嘴唇。

好吧,也不是一點道理都冇有。

但就算還冇分手,但估計離分手也快了。

蘇半夏想了想,循循善誘:“當初你知道他跟葉悠有婚約,是不是也很吃醋?”

安然不能否定這點,隻能點了點頭。

“就算是後來知道他跟葉悠冇什麼感情,哪怕他當眾解除了跟葉悠的婚約,你是不是也還是有些吃醋?”

“這不是人之常情嘛,因為在乎,所以纔不理智啊。”

安然忍不住為自己辯解起來。

蘇半夏忍俊不禁:“對啊,人之常情,那你跟杜威的照片傳的全網都是,說什麼的都有,哪怕高陽知道你們冇什麼,心裡也還會不舒服的,因為他在乎你,所以纔不理智。”

“那可是......”安然想說高陽還看不起自己的職業,但蘇半夏擺了擺手:“人的情緒總需要一個出口,出了這種事,他捨不得怪你,隻能怪你的職業,他為你做了很多事情,一提到讓你換個職業你就讓人家滾,要跟人家分手,這是不是也有點過分?”

安然瞪著蘇半夏,氣的又要哭:“你為什麼胳膊肘往外拐啊,果然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你還冇跟慕南枝複婚呢,就開始向著他的人了,夏夏,我們可是好多年的朋友了。”

就差直接罵她是叛徒了。

蘇半夏哭笑不得,給安然按著她的眼睛:“我當然可以向著你,說分手分手,但要是真的錯過了高陽,你保證你不會後悔嗎?你的事業當然很重要,但你要展示給他看啊,要是他明白這對你來說有多重要,還是逼著你回家相夫教子,這個時候我們再翻臉也不遲,人長了嘴,有冇有可能就是溝通用的?”

“你就是偏心眼,偏心眼的要死!”安然氣的一把扯過熱毛巾,拎起包包就跑了。

蘇半夏看到她把門摔的山響,忍不住搖了搖頭。

看來,戀愛中的女人,想要冷靜下來真的很難啊。

隻是她自己也不能免俗,到了現在,還是會為感情的事情犯愁。

想到自己跟慕南枝麵臨的難題,蘇半夏吐出一口氣,深呼吸兩下,這才勉強穩定住了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