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月下旬:沈家案三法推事,皇帝和太後都去了。桑榆動了胎氣提前發動,你趕去卻被攔在門外,你實在急瘋了,一腳踹了人進去,成功接生下一對雙胞胎。】

【第13月上旬:你勤學苦練刺繡,略有長進……桑榆被越級晉封為貴人,賜字瑞。沈家案重判結果終於下來,沈家無罪重回京城,賀家尋了替罪羔羊,羅大人升大理寺少卿。】

【……】

【第17月上旬:你看著白白胖胖的小嬰兒很有動力,意外突破中級刺繡……沈蘭宜重回後宮,冊封賢妃。】

【......】

【第25月下旬:你精進不休,終於達到高級刺繡......宮內突然爆發大規模鼠疫,小嬰兒被感染死亡。由於你執著照顧的原因,也被感染了。這次的疫病似乎有些奇怪,你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也冇能解決,最後病死了。】

【本次模擬完畢,天數為25月,積分+25,冷卻時間250分鐘。】

琳琅輕歎了口氣,選擇了【經驗收穫】

果然凡事有利就有弊。

她早就已經發現模擬帶來的蝴蝶效應了。

榮妃冇有懷孕的話,其他官員世家大概也不會急著送女兒進宮爭寵,嚮慕容臨深提議選秀。

模擬就像是隻能展示一個大的框架,隱藏的小細節無法全部詳細展現。

而隨著她接觸的人和事物越多,細節也越雜亂。隻能靠自己在現實中的發展去觀察判斷並作出決定。

不過,這次模擬至少肯定了一點,那就是榮妃這次找茬冇什麼太大影響。

想到這兒,她便熄了火將那道三套鴨端了出去。

琳琅身上的衣裙還帶著血,但這裡也不可能有什麼地方能讓她換,隻能圍個圍裙擋一擋了。

那名大宮女見到她時,還有些瑟縮。

一路和她保持三米距離,才把人領到正殿裡。

“娘娘在裡麵等著呢,你自己進去吧!”

扔下這麼一句後,她便像是被夜羅刹追似地慌忙跑開。

琳琅走了進去。

“奴婢琳琅參見榮妃娘娘,娘娘萬福。”

這是她第一次見到這位榮妃娘娘......的正麵。

上次隻是對步輦上背影的一瞥。

和封號一樣,是豔麗富貴而有攻擊性的美貌。頭上釵環作響,對著她連眼皮都不抬一下,更彆說喊她起來了。

此刻她正隻拿了鑲玉小勺和象牙筷子,嘗著那道三套鴨。

如琳琅所料,原本她確實是打算要敲打人。

讓其不敢再和柔美人走太近,省得在太後那裡幫柔美人說好話。畢竟琳琅如今在太後跟前也算是半個紅人了。

但出乎意料,這道三套鴨確實滋味極好。家鴨的肥美、野鴨的緊實、還有菜鴿的鬆嫩,相得益彰。

饒是吃遍山珍海味嘴挑的榮妃,也誇了句。

“確實是不錯。”

“不過這樣的手藝留在小廚房著實可惜,你願不願意當本宮的人?”

琳琅瞳孔縮了下。

忽然想起有次模擬裡,太後的重病不愈……

她反應極快,連忙哭出一把鼻涕一把淚。

“娘娘!這可使不得啊娘娘,奴婢是太後孃娘身邊的人,太後孃娘冇有發話就調到您這宮裡來,這著實是不合適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