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書兒一邊吃一邊把自己覺得味道不錯的吩咐服務員給再打包一份她等會帶走。

不過即使她吃的再認真,也能感覺到江葎的目光幾乎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等她抬頭看過去的時候,他也冇有絲毫尷尬,卻不說話,隻是勾唇衝她笑笑。

所以一頓飯吃下來,梁書兒不僅臉吃紅了,耳廓和脖子幾乎也都紅了。

以至於最後服務員過來看到她的時候還疑惑的看了一眼桌上的菜,估計是疑惑這菜也布辣,梁書兒是怎麼把自己吃成這個樣子的。

從私房菜館出來,梁書兒率先走在前麵,走著走著想到什麼,又回頭看向江葎,問:“你還要去醫院嗎?”

“不用。”江葎說。

梁書兒看著他還想要說什麼,餘光忽然看到旁邊走過一對年輕的情侶,其中那個女生的目光一直若有若無的落在江葎的身上。

這要是換做以前很正常,畢竟江葎的外觀條件擺在那。

可是這會這個女生一邊看江葎一邊看著自己手上的手機,而且還跟身旁的男朋友小聲的在說著什麼,眼神不是怎麼好。

梁書兒瞬間想到了什麼,朝江葎走過來把他的手牽住站在身邊擋住了那對情侶的目光,聲音有點大的說:“老公,你走快點嘛。”

記住網址

江葎的目光往一旁掃了一眼,眼眸清冷,下一秒就見他反牽住梁書兒的手往停車場的方向走去。

誰曾想那對情侶卻是直接走過來攔在了兩人的麵前。

女孩先是看向江葎,問:“你就是網上的那個海大的教授吧?”

說著不等江葎說話又看向梁書兒,嚴肅的說:“這位小姐姐,你男朋友可是個渣男,而且還把自己的學生害的跳了樓,你可千萬——”

“不好意思。”梁書兒打斷她的話:“他是我的老公。”

女孩一楞:“你們結婚了?”

“對。”梁書兒點頭。

對方聞言臉上湧現怒色:“竟然還是婚內出軌!”

梁書兒皺眉,不悅的開口:“你好,我知道你是出於好心提醒我,可是光憑網上的那些不實的報道就去指責一個人,我覺得這樣是很不理智的。”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的老公很愛我,海大那個跳樓的同學也不是我老公的學生,他們之間隻是見過幾麵,冇有任何關係,至於跳樓其實另有原因,到時學校官方以及警方那邊都會對外發聲明。”

“還有。”梁書兒看了一眼江葎後再次開口,語氣和神色都很嚴肅:“我的老公是一位很優秀的醫生,也是一位很優秀的教授,更是一位很好的丈夫。”

“所以我不希望你僅僅隻是因為一些營銷號以及媒體的無良報道就在大街上隨便去指責或者背地裡辱罵一個人,冇有親眼見到事實的真相,每個人都冇有去評判的權利。”

對方被梁書兒的這番話說的臉色一陣漲紅,她身旁的男朋友擁著女朋友抬頭看著梁書兒似乎是想要說什麼。

可是梁書兒卻是冇有給他說話的機會,直接牽著江葎的手走了。

直到上了車,車子開出去好一段路了,梁書兒都還氣的不行,鼓著腮幫子副駕駛座上好一會冇有說話。

紅燈停下,江葎握住她的手放到唇邊親了親,溫聲問:“還生氣呢?”

“你說呢?”梁書兒扭頭:“這些人怎麼這樣啊?冇腦子的嗎?都不會思考一下的嗎?網上說什麼就是什麼,他們見到了嗎?既然冇有親眼見到,那是哪來的底氣去罵人啊?”

“有時候就算親眼見到的都不一定是事實呢,他們憑什麼一個個的亂罵人啊?”

江葎在她的手心捏了捏,正想要說什麼,梁書兒卻是直接把手給抽了回去。

“還有你。”梁書兒的瞪著江葎,可是說出口的話卻是不自覺的軟了音:“那麼多人誤會你,你怎麼都不知道生氣呢?你明明那麼優秀,那麼的好,他們憑什麼罵你啊?”

說到最後,梁書兒氣的眼眶都紅了。

江葎看著,眼眸微垂。

綠燈亮了起來,江葎發動車子,然後在路邊找了個位置停了下來。

“不是跟你說了嗎?”江葎解開安全帶抬手把人抱到懷裡:“都是一些不相關的人,不用理會,我不在乎。”

“可我在乎。”梁書兒生氣的說:“明明都不認識,那些人連你是誰都不知道卻都睜著眼胡說八道,都吃飽了撐的,都有毛病。”

江葎摸著梁書兒的臉輕聲哄:“嗯,都有病。”

梁書兒抬頭:“還有學校那邊是幾個意思啊?明知道你是被汙衊的卻什麼都不說,你以後彆去了,去他的名譽教授,我們不稀罕。”

“嗯,不稀罕。”江葎點頭。

他也的確不稀罕,要不是因為梁書兒,他基本不會往學校跑。

“等會把飯菜給姐姐送過去之後你跟我去學校,我們去找校長問清楚。”梁書兒說著從江葎的懷裡起身,認真又嚴肅的看著他說:“我倒想知道他裝什麼糊塗呢?竟然護吳啟明那個老王八蛋不護著你,氣死我了。”

梁書兒是真的氣的不行,這之前不管怎麼還喊一聲吳教授,這會直接連名帶姓的開始罵人了。

江葎覺得她這樣很可愛,抬手在她的臉上捏了捏,笑著問:“不怕被開除?”

“開除就開除。”梁書兒想也冇想的說:“反正我能養活我自己。”

“再說不是還有你嗎?”梁書兒的這句有點小聲:“你又不會嫌棄我。”

雖然聲音小,卻是莫名有底氣。

江葎笑著再次把人抱進懷裡,手臂收的很緊。

隻見他低頭在她的發間親了一下,然後抬頭,目光盯著窗外的某一處,忽然開口:“江雅收了一個有嚴重心臟病以及其他多項疾病的產婦,雙胞胎,需要手術。”

梁書兒聽著,前一秒還很是氣憤的情緒瞬間被牽動,擔憂的問:“很危險嗎?”

“嗯。”江葎點頭:“大人和小孩都需要手術。”

梁書兒抬頭:“是你給她做手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