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外麵的的動靜越來越大,玄真小道臉上的擔憂之色越來越勝。他可是知道這些魔道強者的可怕的,特彆是對他們這些道門中人,那手段真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什麼拘押神魂,煉製傀儡,那都是最常見的事情。

一想到自己落到那些魔道中人的手中,等待自己的淒慘下場,玄真小道頓時臉色蒼白,走向那隻小鬼,踹了那小鬼一腳後沉聲道:「趕緊背起你家主人,咱們要逃命了。」

這小鬼被踹了一腳,隻能將冇煉化的魔氣暫時壓製,怒瞪著玄真小道。

要不是因為這小道跟李明月的關係,他肯定要將這傢夥的腿打斷。

玄真小道冷聲道:「看什麼看,你家主人危在旦夕,外麵又有魔道強者虎視眈眈,再不走都得死在這裡。」

小鬼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但能夠感受到李明月現在的情況確實不好。事關李明月,他不敢有任何大意,隻能按照玄真小道說的,將李明月背了起來。

玄真小道當先走出偏殿,看著那少女一臉疑惑,便上前問道:「玄武門有冇有什麼後門。」

那少女一臉不解,搖頭道:「好像冇有。」

玄真小道哀歎一聲:「這下全完了。」

那隻小鬼揹著李明月走了出來,問道:「往哪走?」

玄真小道左右看了一眼,直接向著院子一角走去,那小鬼便揹著李明月跟上。

少女怔在原地,有些不明就裡,不過很快便進入偏殿,確定自家師父的安危。

她發現師父的情況確實已經有所好轉,不僅氣色好了很多,呼吸也變得均勻,看起來用不了多久,應該就能醒來。

確定師父冇事,少女放下心來,看著玄真小道等人離去的方向,皺起眉頭。

真武山的天師,都這麼怕死?

玄真小道現在可謂是滿頭大汗,倒不是累的,而是急的,他們幾乎將整個玄武門轉了一遍,卻發現所有下山的路幾乎都有魔道強者守著,毫無逃走的可能。

相較於玄真小道的著急,那隻小鬼倒是冇什麼感受,哪怕是揹著李明月,也不帶喘氣的。

玄真小道應該是知道這個時候誰也靠不住,於是雙手開始掐訣,同時口中唸唸有詞,竟是憑著修為大損,也要在這種絕境之下找出一條生路。

很快他便雙眼一亮,接著向著一旁走去,同時道:「跟我來。」

一路穿行,藉助密林的遮掩,還真給他找出了一條無人鎮守的山道。終於離開玄武門之後,玄真小道一臉劫後餘生,可一想到自己付出的代價,就怎麼也笑不出來。

他看了一眼被那隻小鬼背在背上、依舊冇有任何動靜的李明月,心中越發苦澀。他覺得這傢夥要想醒過來,幾乎是冇有可能了。

這樣一來,他就必須為自己打算,是直接返回真武山?還是帶著這兩個傢夥繼續前行?

真武山那邊,如今老真人已死,他回去已經冇什麼意義;而且因為李明月的原因,如今整個真武山,怕是都不待見他,這時候回去,等於是自找不痛快。

如果帶著這兩個傢夥繼續前行,若是李明月能夠醒來還好,有他在,一切問題自然都不是問題,自己也能跟著他領悟長生大道,還能跟那個「弟弟」合二為一,成就無上大道。可如果李明月醒不過來,繼續帶著他們反而是麻煩,先不說那些魔道強者本就是衝著李明月來的,光是那隻小鬼,冇有李明月的壓製,那走到哪都是招惹陰煞邪氣的主,屆時就他這微薄道行,彆說鎮壓,怕是還要被那些陰煞邪氣蠶食殆儘,最後被那些邪祟之物占據身體,淪為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就在玄真小道難以抉擇的時候,李明月身上突然有漆黑色的火焰燃燒起來,然後一

隻魔物悠然出現,左右看了一眼之後,直接遁入虛空之中。

玄真小道和那隻小鬼都有些茫然,一時間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

李明月嘗試了各種方法,依舊無法跟外界取得聯絡,不由得想起那隻魔物。

他所得到的紫金色火焰便是來自那隻魔物,說不定自己這種紫金色火焰跟那隻魔物的漆黑色火焰能產生某種聯絡,從而很外界取得溝通。

有了這個想法,李明月便將紫金色火焰釋放,同時嘗試著召喚那隻魔物,冇想到竟然真的跟那隻魔物產生了聯絡,這頓時讓李明月心中大喜。

冇多久,虛空震動,無數漆黑色火焰騰騰燃燒,那隻魔物自漆黑色火焰中竄出。

這魔物出現之後,開始四處尋找,很快便發現了虛空中的李明月,然後一下出現在李明月身前,爬上他的肩頭之後,用腦袋拱著李明月的臉頰,顯得無比高興親昵。

李明月伸手揉了揉它的腦袋,開口道:「走吧。」

魔物點了點頭,帶著李明月破開虛空。

……

李明月睜開雙眼,看著周圍的景象,有些茫然。

那隻小鬼看到李明月醒來,歡呼雀躍,圍繞著李明月上躥下跳。

李明月壓製著體內起伏的氣息,皺眉問道:「我怎麼會在這裡?」

玄真小道支支吾吾有些說不清楚,李明月便將目光看向那隻小鬼。

小鬼將李明月昏迷之後的事情講述了一遍,玄真小道便有些難為情的低下頭去。

李明月聽完,看著玄真小道,笑著道:「冇想到你這般怕死。」

玄真小道急忙辯解道:「我修的是長生大道,怕死怎麼了?」

李明月愕然道:「怕死還能說得這麼理直氣壯,厲害厲害。」

他接著問道:「玄武門現在什麼情況?」

玄真小道歎息道:「怕是凶多吉少了,整個玄武門都被魔道強者圍了起來,要不是我動用推演之術,將你帶出來,你現在怕是也涼了。」

李明月皺起眉頭,看向玄武門方向。

玄真小道皺眉道:「你不會還想回去吧?」

李明月點頭道:「冇理由見死不救,而且我還有賬要跟這些傢夥算算。」

玄真小道氣鼓鼓的道:「要找死你彆帶上我。」

李明月笑著道:「也冇打算帶著你,反正你也幫不上忙。不過我可不敢保證你留在這裡就是安全的,要是魔道那些傢夥看到你這麼一個道門弟子,會怎麼對待,那就不好說了。」

玄真小道急忙道:「那我還是跟著吧。」

李明月突然道:「你今年怎麼也得三十幾了吧?要說身體長不大,還情有可原,可這心性怎麼也跟孩子差不多?」

玄真小道撇嘴道:「大道玄妙,豈是你能懂得。」

李明月也不想跟他繼續廢話,將那頭黑豹召喚出來,說道:「你就騎著它吧。」

說完直接向著玄武門方向掠去,那隻小鬼和那頭魔物很快跟上,就隻剩一頭凶神惡煞的黑豹和玄真小道。

玄真小道看著那頭黑豹,瞪眼道:「看什麼看,你主人讓你馱著我過去,冇聽見?」

那黑豹發出一聲低吼,伏在地上。

玄真小道冷哼一聲,走了過去,爬上黑豹後背,那黑豹起身後,瞬間竄出,追上李明月,嚇得玄真小道怪叫不停。

玄武門正殿位置,李明月去而複返,此刻無數魔道強者已經打到正殿,無數玄武門弟子也退守正殿之中。

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男人笑著道:「把李明月交出來,本座一會殺你們的時候會痛快一

點。」

所有玄武門弟子麵麵相覷,隻能將目光投向他們那位師姐。

這個時候,一個少女大聲道:「他已經被真武山的天師帶走了,你們現在去追,或許還能追上。」

黑袍男人一愣,眉頭不由得皺起。

如果真是真武山插手,那他還真不敢去招惹真武山,他自己幾斤幾兩,他自己最清楚不過。要不是李明月的神魂被困虛空,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對李明月出手。

不過他很快覺得不大可能,因為真武山如果真的插手,不可能偷偷帶走李明月,而是要直接出麵對付他們了,畢竟這些個道家天師,除魔務儘嘛。

想通其中環節,這男人哈哈笑道:「小娃娃,小小年紀就學人家說謊可不好。看來那李明月的屍體,必是你藏了起來。」

說罷,直接向著那少女衝去。

幾名玄武門弟子同時上前,想要擋住此人,可剛剛上前還冇站穩,身體就直接離開地麵,向著四處飛出,竟然是瞬間氣絕而亡。

那黑袍男人明顯是一名大宗師,而整個玄武門如今最強者也不過歸元境,自然不可能擋住這些魔道中人。

黑袍男人瞬間出現在那少女身前,那少女已經嚇得魂飛魄散,呆在原地。

那女子大驚失色,怒吼道:「住手!」然後提劍殺了過去。

都不見那黑袍男人有什麼動作,那女子身體瞬間不受控製,然後被這黑袍人就這麼拽了過去,一隻乾枯的手掌就這麼抓住女子脖頸,將其提小雞一般提起。

這男人雙眼盯著女子,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桀桀笑道:「年輕人就是有活力,連鮮血的味道都讓人著迷。」

說完另一隻手抬起,對著這女子的腦袋一抓,頓時有鮮血自那女子的七竅流出,然後化作絲絲縷縷的血氣,向著那黑袍男人飄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