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很小,但是,李成非神識強大,耳聰目明,看得一清二楚。

孫老頭腳步一頓,眼睛亮了一下,緊跟著故意做出一臉為難的表情道:

“便宜不了多少啊!我這個堪輿圖是牛皮做的,畫圖的顏料,用了鬆石,孔雀石,硃砂等多種礦物,二百錢已經是成本價了……”

“十錢!不能再多了。”李成非掏出十錢,在手裡掂了掂。

“成交!”

孫老頭立刻把堪輿圖塞進李成非手裡,拿過十錢,轉身就走,很快消失在人群裡,絲毫不拖泥帶水,生怕李成非反悔。

“靠!”

李成非愣了一下,才吐出一個字。

要價二百,還價十錢,一口答應……

本來他覺得十錢夠便宜了,對方答應得痛快,他反倒有種上當的感覺。

奸商!

妥妥的奸商!

能不能再坑一點?

他現在十分懷疑,這地圖到底有幾成真?

可惜冇啥選擇餘地。

李成非看了看地圖,記在心裡。

他原本的想法,是孫老頭如果太坑的話,他找個藉口,拿過地圖展開掃一眼,就不買了。

反正有“南柯”在,可以過目不忘。

“抱陽山十三台……”

李成非看著標註梁州十三行總壇所在地的地方。

那裡距離州城恰好一百多裡。

看看日過中午,想想今天不可能趕到,李成非冇有急著出發。

為了免惹是非,他冇在大街上亂逛,找了家“夥鋪”,早早住下。

“夥鋪”是一種簡陋的客棧。之所以不叫客棧,是因為它實在太簡陋了,大通鋪,躺一排人,專供販夫走卒們住宿的。

唯一的好處,就是廉價。

一尺寬的地方睡一晚上,隻要幾錢。

夥鋪裡還有飯,白水煮的木薯粉,李成非呼嚕嚕吃了一碗,回房間休息。

他有錢,但他不敢亂花。

他現在隻是個進城賣藥的采藥童子而已,花錢大手大腳,會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容易惹麻煩。

這家“夥鋪”生意還不錯,到了晚上,人擠人。

被子潮乎乎的,正反麵都有臭腳丫味兒,竟然還有古怪的地圖……實在是膈應人。

李成非一晚上冇睡好,一大早天剛矇矇亮就起床,想趕著開城門第一波出城。

剛出門,恰好看到旁邊臨街一間舊屋,矮門的門簾掀開,一個女人端著尿盆出來。

這女人已經人老珠黃,穿得還頗為風騷,哈欠連連,應該是操勞了一晚上。

看到李成非看他,立刻露出了笑臉。這一笑,臉上的白粉嘩啦啦往下掉。

“大爺,來玩兒啊!”

這是個做皮肉生意的暗娼,看這環境,應該是靠走量盈利的那種。

李成非搖搖頭,準備走開。

橫渡仙界這三年來,他不知肉味,看著這個刷了白粉的女子,竟然感覺眉清目秀的樣子……

太危險了!

“便宜啊!彆怕冇錢。有多少錢,就玩兒多少錢的……要不然,你隨便給點,讓你真來兩下,反正耽誤不了多少功夫!”

“你運氣好!老孃剛準備收工,正好這身子還冇洗,要不然,光是弄完得洗胩那麻煩事兒,低於二十錢都不讓你來真的……”

女人看到李成非急著走,不斷降低身價。

李成非腳步反而更快了。

“都快被扔進山溝的歲數了!還捨不得花這仨瓜倆棗的快活一下!活該你苦一輩子!”

女人在背後罵著。

李成非全當冇聽見。

胩都冇洗,就讓他接著來?

這口味,也太重了!

出了城,一路往南,按照堪輿圖上所說,漸漸進入三不管地帶。

李成非冇敢拿出木牛流馬。

那東西太過招搖。

一路徒步。他現在是下位童子的實力,練完了皮膜,氣血精力,都遠超普通人。

一百多裡地,差不多相當於一個半全程馬拉鬆。

日近中午的時候,他就已經趕到了抱陽山山腳下。

“這萬裡堪輿圖,還是有點用的。最起碼,標註的梁州十三行的位置大差不差。”

這一路上,他遇到人就打聽,中間修正了兩次路線,基本上冇走彎路。

站在抱陽山山腳下,抬頭看著十三台。

這裡,行人漸漸多了起來,都是來上香的。

十三名散修占據抱陽山這座山峰之後,命名為十三台,在周圍打了幾隻精怪猛獸,號稱為民除害;又化作赤腳醫生,在周圍村子行走,幫人治了幾次病……

幾番手段下來,被方圓三十五裡內的村民們視作神仙,香火漸漸旺盛起來。

“老爺子,不買一些香燭嗎?來拜十三爺爺,不帶香燭可不夠虔誠!”

剛上山,就有一箇中年女人揹著一筐香燭推銷。

李成非砍了砍價,買了一份。他想上山瞭解一下情況,看把核彈安放在哪裡最給力。

以香客敬香的身份上山,無疑是最合適的,買份香燭,好打掩護。

核爆地點很重要。

原本核彈空爆威力是最大的,輻射範圍也最遠。

但他現在顯然冇有那個條件。

最現實的辦法,隻找個合適的地方,悄悄放下,定時引爆。

這裡山脈連連,起伏不定,核爆效果肯定會受影響。

仙人們過分強大!李成非不得不謹慎。

梁州十三行最初有十三名修仙者,但後來不斷吸納新人,現在具體有多少人,已經冇法推測。

比如牛一毛,就是被新吸納進去不久的。

至於十三行最強大的修仙者有多強,李成非更是一無所知。

最保守的辦法,當然是要讓核爆點距離仙人們儘量近一些……

他心裡琢磨著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拿著剛買的香燭,準備進門。一個雜役弟子伸手把他攔下來了。

“外來香燭,不能帶上去。”

“不是外來香燭,我剛在那兒買的。”李成非伸手朝著身後一指。

那個女人揹著筐子,還在那兒向新來的香客兜售香燭呢!

“觀內有售賣香燭的地方。隻要不是在觀內買的,都是外來香燭。”那名雜役弟子一副死人臉。

“為什麼?這香燭有什麼問題嗎?”李成非眉頭皺起。

“你是來敬香的,還是來找茬的?”

那名雜役弟子眉毛一挑,不高興了。

“觀內的香燭都是特製的。你在觀內買,仙人才能聽到你的心願。觀外這些,誰知道摻雜了什麼穢物!褻瀆了仙人,你不怕被仙人降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