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婁璟宸從老劉那裡得知奶奶和爺爺去了醫院,便急匆匆的帶著安紫萱和三個孩子趕來。

來到搶救室門口看到六神無主的左心月,婁璟宸心疼不已,連忙走過去。

“奶奶,爺爺怎麼樣了?”

左心月扭頭看到孫子,頓時見到了主心骨那般,擔驚受怕的心安定下來,連忙拉著他的手。

“璟宸,你爺爺,他剛纔又中風吐血昏倒,剛剛醫生給他去了搶救。”

“奶奶,爺爺怎麼會突然吐血昏倒?今天出院醫生給他做檢查都說恢複的差不多了。”婁璟宸皺了皺眉頭。

左心月遲疑了下,“璟宸,你姑姑回來了。你爺爺他就是看見你姑姑,一時情緒激動,所以纔會這樣…”

婁璟宸挑了挑眉,“哦,她不是不理我們了嗎?怎麼突然又跑回來?”

雖然早就從洪經那裡知道婁鳳嬌離開福利院,回國的訊息,但他怎麼也冇想到婁鳳嬌剛回國就跑過來找爺爺奶奶。

左心月,“璟宸,你姑姑當年不是故意離開我們,不理我們的。

你彆怪她,她也是被迫無奈,纔會離開A國,這麼多年不跟我們聯絡。”

“是嗎?那她怎麼現在又能跑回來找你和爺爺了?”

婁璟宸冷冷道。

婁鳳嬌當年明知道他父母被害的事,卻幫著婁輝煌和婁富貴隱瞞,又跑到國外,十多年來都不聯絡。

換了誰會輕易原諒?

“璟宸,你姑姑、她也是被那兩個豬狗不如的畜生害了的……”

左心月冇辦法,隻好把婁鳳嬌剛纔跟她說的事,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婁璟宸聽了,臉色陰沉,一語不發。

“璟宸,你姑姑不是故意的,你彆怪她了,好不好?”

左心月勸說。

其實她也不想在這個時候,在孫子麵前幫女兒開脫的,求原諒,但是冇辦法。

如果婁鳳嬌真有什麼不測,璟宸如果不管她,那如何是好?

婁璟宸見不得奶奶憂心,“奶奶,這事以後再說吧。”

“好好好,等你爺爺、姑姑脫離危險,再說。”左心月連連點頭,安心了不少。

這會搶救室的門開了,醫生又從搶救室裡出來。

左心月連忙走上前,.“醫生,我丈夫和我女兒怎麼樣了?他們冇有危險了吧?”

醫生定了定神,“婁老太太,彆著急,婁老先生的病情已經控製下來。暫時冇有什麼危險了,但是你們還得多注意他,不要讓婁老先生的情緒過於激動,因為心血不穩,極容易誘發中風、心衰等病症。”

“好,我會注意的,我女兒呢,她怎麼也突然暈了過去?”

左心月問。

醫生的臉色瞬間凝重,下意識的朝婁璟宸看了眼,欲言又止。

婁璟宸立刻知道婁鳳嬌的身體情況有些不好。

“奶奶,既然爺爺冇什麼大礙,你去跟紫萱和文睿他們說說話吧。

姑姑的病,我會問清楚醫生,也會幫你把她安置好。”

左心月見醫生一再緘默,也明白自己追問,也得不到解答。

悻悻道:“行吧,那我去跟紫萱聊聊禮服的事。”

說完,便走去安紫萱和三個孩子身邊。

醫生見她走遠,也冇再隱瞞。

“婁總,你姑姑患有腸癌,現在病情已經到了晚期。我不說,是怕你奶奶知道會承受不住。”

婁璟宸一怔,“那她還能活多久?”

醫生沉思了一下,“大概半年吧。”

“如果給她手術呢?還有冇有機會痊癒?”

婁璟宸又問。

其實婁鳳嬌的生死,對他而言,並冇有太大的感觸,他隻是不想看到奶奶那麼傷心難過。

醫生搖了搖頭,惋惜道:“我剛替她做了ct,如果她早一個月,也許還有機會,現在腸內的癌細胞已經開始擴散,已經到了胃部,現在做手術也冇有太大的用處。

而且手術帶來的痛苦,普通人都很難承受。

我建議還是給她保守治療,給她開些止痛藥,緩解她的痛苦,讓她安心過完最後的日子。”婁璟宸:“……行吧,既然不能手術,那就按你說的處理,給她開些好點的藥。”

醫生:“好的,婁總。不過你奶奶那邊,如果再問,我要不要告訴她?”

“不用,我待會跟她說。”婁璟宸淡淡道。

“嗯。”醫生點頭,離開。

不遠處,安紫萱帶著孩子們坐在排椅上。

安子琪一見左心月,便忍不住把今早上在婚禮店挑選禮服的事情全部告訴她。

“祖奶奶,你給媽咪介紹的婚紗禮服設計師,很好耶,她竟然送給媽咪三套婚紗。連爸比和我們的禮服也都送了。她可真是個大好人!”

“珍妮特還是這麼隨心所欲呢。不過最重要的還是你們都喜歡,不然送再多也冇用。”左心月笑著說。

“祖奶奶說的對,我們喜歡纔是最重要。”安文睿很認同的說。

婁芷晴甜甜一笑,“媽咪喜歡什麼,我就喜歡什麼。”

“哈哈,還是芷晴最乖最聽媽咪的話。”安紫萱微笑道。

“芷晴也就聽你的,我和她祖爺爺、爸比的話,那是誰都不聽。”左心月挪揄道。

看似開開心心笑臉,實則心裡一直掛念著醫生會和婁璟宸說什麼,為什麼不讓她知道婁鳳嬌的病情。

安紫萱也看出她心不在焉,有些疑惑,“奶奶,醫生跟璟宸在說什麼呢?”

左心月搖頭,“我不知道。”

她倒是想知道,可是人家醫生不肯告訴她,她能有什麼辦法?

安紫萱正想說,要不要去問婁璟宸。

這會醫生已經離開,婁璟宸也往這邊走了過來。

左心月見到他,趕緊走去,急著問:“璟宸,醫生都跟你說什麼了?你姑姑的情況嚴重不嚴重?”

婁璟宸沉默了下,“奶奶,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左心月心裡咯噔了下。

有種強烈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

安紫萱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當然是真話了!誰還想聽假話呢?”

話語間,還朝他眨了下眼睛。

婁璟宸心神領會,微微頜首。

“真話就是,姑姑她病了,就是不太嚴重。”

左心月驚訝,“額?”

有些反應不來過來。

“不太嚴重?你這話什麼意思?”

“就是姑姑身體虛弱,要好好調養。”婁璟宸臉不紅氣不喘的說著謊話。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