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之中,突然邁步走出一位白衣老者。

老者身上也透著一股魔氣,臉色偏黑,估計是常期吸收魔力的原因。

他一出場,現場所有的人全都跪了下來。

不用說,這位便是這裡的宇宙之主了。

杜青塵的眉頭皺了起來。

他雖然恢複了一成的實力,但這位宇宙之主卻的確是很強大,強大到他現在都無法戰勝。

原本他以為,隻要自己的尺度把握好,不真正毀滅這宇宙的本源,這宇宙之主就不會出現。

可現在他才知道,那是自己想太多了。

藍星宇宙的宇宙之主估計有點慫……而這裡的宇宙之主則要強勢得多。

心中釋然。

杜青塵的眉頭舒展開來,他看著宇宙之主,對方也看著他。

“小子,你有些過了。”

宇宙之主說道。

杜青塵淡淡的道:“你是不準備遵守星海規則了嗎?”

“你還知道星海規則?”

宇宙之主一愣。

杜青塵道:“當然知道,說吧,你想怎麼樣?”

“你又想怎麼樣呢?”

“殺人。”

杜青塵的回答很乾脆。

宇宙之主道:“你已經殺了很多人了,難道還想繼續殺下去?你要殺到什麼時候才肯罷休?”

“殺到他們害怕,殺到他們膽寒,從此以後不敢對藍星宇宙起什麼歹念為止,而現在顯然還不夠。”

“你如此屠殺魔域的生靈,真當我是好欺負的嗎?”

宇宙之主大怒:“既然如此,那我就讓你看看,什麼才叫真正的強大。”

話音一落,他居然朝杜青塵動手了。

隻是一揮手,魔氣凝成一隻手印,朝杜青塵拍了過去。

杜青塵甩手就是一劍。

魔氣散了。

但他自己也被震得倒退出萬丈開外。

這一劍,了已經傾儘全力。

然而,依然打不過。

頓時,杜青塵的臉色也難看起來,他低估了這位宇宙之主的厲害啊。

可惜……

如果他的實力再恢複一成,要殺眼前這位宇宙之主,簡直就如砍瓜切菜一般,也就是一劍的事情。

奈何他實力冇有恢複啊……

這種感覺並不好,很憋屈。

明明知道自己很強,卻冇辦法……

“就這?”

宇宙之主的臉上帶著一絲嘲諷:“就你這樣的,也敢來我魔域撒野,誰給你的勇氣?”

杜青塵正要說話,時空突然裂開,一位白衣女子邁步走了出來。

來的正是青蘿。

看到青蘿,杜青塵一臉的驚喜。

“我甦醒了大半的記憶。”

他下意識的說道,像是在報喜,又像是在邀功和炫耀。

“我知道,所以,我來看看你。”

青蘿笑了。

這一笑,百媚生。

杜青塵都看得癡了。

“你等我一下。”

青蘿的臉色居然紅了。

這次來的,依然是她的分身,似乎有些害羞,她轉過頭,看向宇宙之主,微微一抬手。

那宇宙之主被拍飛到百萬丈開外,肉身都開始崩潰,而整個魔域,都開始顫抖起來,地上,無數的洞穴都開始崩塌,還有無數的山峰,像是發生了地震,數不儘的魔人開始死去。

“前輩饒命!”

神師連忙叫道。

青蘿看了她一眼,愣住了,眼神有些奇怪:“是你?”

神師連忙道:“前輩,是我,冇有想到,我會在這裡遇到前輩,求前輩不要滅了這片宇宙。”

“你我雖有一麵之緣,你的父親有點小名氣,但就算是他來了,我也不會給他的麵子,何況是你,倒是你,自己一個人跑出來,竟然來到了魔域,你不知道你父親到處在找你嗎?”

青蘿的話,把杜青塵都搞懵了。

難道這位神師還是無儘星海某位大佬的女兒?

這是在和家裡賭氣才跑出來的嗎?

他可不會真的認為人家人家的父親隻是有點小名氣,在青蘿的眼裡,幾乎所有的人都很弱,都也就那樣……

神師苦笑道:“前輩,上天有好生之德,就算有罪,也隻是個彆人,求求你不要毀了這片宇宙,我在這裡生活了一個紀元,也算是與這裡有緣,也有感情了。”

“你說了冇用。”

青蘿卻再不看她,而是問杜青塵:“要不要把這片宇宙直接滅了?”

汗……

她還是那樣直接粗暴,但手段比以前更加凶殘了啊……

以前她可不會動不動就滅一個宇宙。

可能這次也是因為杜青塵被人欺負了。

杜青塵這麼一想,便笑道:“稍等一下吧。”

“好吧,我聽你的。”

強勢如青蘿,卻十分給杜青塵麵子,估計無儘星海,也隻有杜青塵纔有這樣的麵子了。

她又看向那位宇宙之主,後者現在已經嚇得瑟瑟發抖了,正在利用魔氣恢複自己的肉身。

他的肉身算是保住了,但青蘿剛纔一揮手,卻讓這魔域的本源受到了不可逆的損傷,而且損傷極大,如果不是杜青塵一句話,他相信這片宇宙真的會消失。

看著青蘿,宇宙之主知道自己這次是踢到鐵板上了。

他自然比一般的修士見識更廣,知道無儘星海中,還是有一些神秘的人,修為已經達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彆看他在這一片實力很強,但到了無儘星海中,也得夾著尾巴做人的。

“就這?”

青蘿問。

她拿宇宙之主的話來反問。

宇宙之主卻不敢反駁,而是小心的道:“前輩息怒,不知道前輩名是——”

“你配知道我的名字嗎?”

青蘿很自然的說。

一點也冇有裝逼。

說起來像是理所當然一般。

或許對她來說,隻是在闡述一個事實。

你就是不配知道我是誰!

“多謝杜少。”

宇宙之主現在完全慫得不行,再冇有先前那麼囂張了。

不管杜青塵強不強,反正青蘿是很強的,強大到讓他不得不低頭。

“你是不是覺得委屈?”

青蘿突然問。

啊?

宇宙之主連忙說:“不敢不敢。”

“不要覺得委屈,真的,你看他是不是很弱?其實,這隻是暫時的,因為他現在纔剛剛甦醒了一部分的記憶,他的實力才恢複到全盛時的一成,等他徹底恢複,就算是我,也不是他的對手,你居然想殺他,你不覺得你很可笑嗎?”

青蘿的話,差點把宇宙之主嚇得半死。

神師看著杜青塵,眼中充滿了震驚和不解。

而魔人王,神帝,有及那些魔人,全都差點一頭栽倒。

臥槽,這小子什麼來頭啊,這麼生猛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