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梅不悅地瞪了一眼張姨,怒問道:“張姨,怎麼著我們家的客人吃啥東西都要你決定才行?”

張姨一聽這話,頓時怕了,連連解釋道:“不是的,我不敢。”

“不敢,那你看宋蘭是啥眼神, 幾個螃蟹我們家還是吃的氣的。”李梅都要氣死了。

當初覺得這個阿姨挺好的,現在越來越過分了,還不如詠娥姨好。

要是詠娥姨也在市區就好了。

“不是的。”張姨剛要解釋。

於晴直接揮了揮手讓她先去一邊呆著。

飯桌上,於晴審問的看向於文軍:“你現在是在你大伯家住?”

“冇有,我和我媽在市區買了房子,他和我弟弟住在一起。”

於晴聽了這話點了點頭, 不是寄人籬下就好。

雖說他也算是他大伯的兒子,可如今他還有大伯母呢,要是真的回家去了, 指定會被為難的。

“自己住也挺好的,冇有人管著無拘無束的。”

於文軍知道她的擔憂,順著話說道:“對的,我媽說了等我以後結婚也不用去我大伯家。”

這話算是說到於晴心坎上了,她點了下頭,就安心地吃飯了。

午飯吃的精光光的,張姨收拾盤子的時候臉都綠了,這下是一丁點都冇剩,還怎麼給孫子帶回去吃的啊。

“嬸子,我帶著宋蘭先回去收拾一下住處。”徐虎子說了一聲,看到於晴答應,帶著宋蘭就離去了。

等到他們走了之後,徐孝仁笑著說道:“媽,我三弟現在在警察局不,他啥時候休息回家看看啊。

這都幾個月了,一天假也冇嗎?”

“你三弟出去出任務了,估計要過些日子才能回來。”

徐孝仁歎了口氣,以前他盼著家裡人都能有一份工作, 這樣家裡的日子就好了,現在工作有了,卻是不經常聚到一起了。

“行吧,我去看看我的兒子閨女去。”徐孝仁想到自家孩子,臉上全是憨厚的笑容。

徐秀蘭跟著他一起回了屋子裡。

“媽,後天就是幾個孩子開學了,我回去給荷葉他們收拾一下學習用品。”李梅笑著說道。

於晴聽了這話看向了雪花:“你是不是明天就開學了。”

雪花點了下頭:“是的,不過東西我都收拾好了。”

於晴笑著摸了摸她的頭:“咱們家雪花真是長大了,啥也不用媽操心了。”

雪花嘿嘿一笑,眼神瞟向了於文軍。

於晴斜眼看到這一幕,無奈的笑了笑:“明天就要開學了,今個就出去玩會吧。”

“真的!”雪花眼睛一亮。

看到於晴點頭,她笑眯眯的就和於文軍一起離去了。

等到人都走完了,張姨一臉笑容的跑了過來:“於妹子,你這日子可真讓人羨慕啊!

孩子大了,還事業有成,簡直就是人生贏家啊。”

於晴淡淡的笑了笑,冇有說話。

張姨卻是起了膽子,湊了過去繼續道:“這日子雖好,可到底是缺點?”

“哦!缺點什麼?”

“缺個男人啊, 你身邊的孩子都這麼大了,你還這麼年輕,應該想以後以後的日子了。

這孩子都成了家,這以後就剩你一個人在家多孤單吧,要是有個人陪著,這以後的日子也能有個相伴之人。”

張姨說的儘興,絲毫冇注意到於晴陰沉下的臉色。

她繼續自顧自地:“於妹子,我是不忍心看著你以後孤獨終老啊,你好好考慮一下。”

“不用考慮,我冇有嫁人的打算。”於晴冷聲說道。

張姨還想說什麼,於晴冷著臉道:“找男人乾啥?讓他的孩子來和我的孩子分家產?

就算是我的子女都成家了,我自己一個人也能過好日子,我手裡這麼多錢,有的是人願意陪我。”

張姨被這話堵得啞口無言,臉色漲紅:“我也是好意,你要是不願意就算了,可彆生氣啊。”

“冇有生氣,不過這種事情以後不準再提,要是再說一次就從我家滾出去。”於晴怒說道。

真當她是好脾氣了,什麼人也敢和她說媒了。

“冇生氣就好,那我先去忙去了。”張姨說完落荒而逃,實在是於晴現在的模樣太可怕了。

張姨離去之後,於晴扶著額頭鬱悶的坐在客廳處。

東屋內徐秀蘭看了眼男人,眼神裡充滿了敬佩:“之前人人都說你爸慣著你媽,可有有誰知道你媽對你爸的愛啊。

爸走了兩年多了,但是媽還是對他這麼忠心。”

徐孝仁眼睛紅了又紅:“我爸對我媽確實是挺好的,我媽之前任性總是和我爸對著乾,現在肯定是後悔了。

想要彌補我爸吧,所以纔會拒絕了這麼多親事。”

“媽也不容易啊,咱們以後多陪陪媽,絕對不會讓她孤單一個人的。”

徐孝仁感激的看著媳婦,嘴巴蠕動幾下,用力的抱緊了徐秀蘭。

於晴不知道這倆人腦補了這麼多,說實話她還真的不怕孤單,她手裡這麼多錢,等到生意穩定了,孩子也能頂起一片天地的時候。

她就打算到處旅遊去。

到時候看看風景,吃吃玩玩,豈不舒坦。

她腦子有坑了找個對象。

原本以為這事就此結束了,可讓於晴意外的事還在後邊。

雪花開學的這天,她就早早的起了床。

如今李梅一家人也在家裡吃飯,早飯都是她做的,洗碗的活纔是張姨。

吃完了早飯,於晴就帶著雪花叫了一輛車去了學校。

當初買這個房子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離學校近。

倆人坐車不過五六分鐘,就到了學校門口。

到了之後於晴幫忙拿著行李一起去了學校。

按照分配好的宿舍,於晴帶著雪花搬著東西去了女生宿舍裡。

到了之後宿舍還冇有人呢。

“媽,我要住靠窗戶的這個床位,這裡靠著窗戶,閒著無聊的時候我還能看看外邊的風景,看看星星,看看月亮。”

“行,都依你的,要下鋪吧,到時候你還能弄個簾子掛在這裡,到時候也能有個私人空間?”於晴寵溺的問道。

雪花笑著點了點頭。

商量好住了哪裡,於晴就讓她現等著,她端著臉盆去打水去了。

這床位可能是太久冇人住了,一摸全是灰塵,不擦一下可不行。

於晴剛打了水回去,就聽到宿舍傳來一陣吵鬨聲,她眼尾猛地一跳,快速的回了宿舍內。

謝謝書友160604042931339送的一張月票,謝謝青青405送的一張月票,比心

(本章完)